紅印花加蓋暫作票縱橫談

作者:趙人龍  轉貼自:摘自《集郵研究》1983年創刊號  

 

    1897年發行的紅印花加蓋暫作洋銀郵票,原票是清代海關印而未用的紅色3分印花稅票。紅色票上加蓋黑字,鮮艷華麗,且雕刻十分精細。加蓋面值自1分至5 元共5種。根據加蓋字體大小和排列格式的差異,又有8種之多。由於加蓋倉卒,產生的變異較多,成為集郵家注意收集並進行廣泛研究的對象。

 

紅印花稅票和加蓋的由來

 

    1840年鴉片戰爭以后,西方勢力逐漸入侵,清皇朝在財政收支上出現了困難,自同治年間起,就有各級官員,包括在海關服務的外籍高級職員,多次呈請推行印花稅法,開辟財源(注①),經批准,由海關總稅務司赫德(Robert Hart18351911,英國人)和英國聯系印制面值洋銀3分的紅色印花稅票,1896年印成65萬枚,用厚實的無水印白紙,背面刷膠,每全張縱橫各10枚,合計100枚,這就是聞名中外的紅印花票。它與清代先后發行的郵票以及后來印制的第二、第三次印花稅票都不同,顯然不是供公眾貼用,而是擬供海關內部某項特定單據使用。當年在海關掌權和工作的大部分是外國人,海關規定的通用文字是英文,所以其內部使用的稅票上也就不必印上中文,因此紅印花稅票票面全系英文,無中文字樣。

 

    為擴大業務,同年郵政脫離海關成立國家郵局(注②)。為配合幣制改革,從以紋銀為單位改為以洋銀為單位,在以新幣制為面值的郵票印成前,暫將海關郵政時代的舊值郵票加蓋使用。由於新增加的郵政業務如包裹、匯兌等需要高面值郵票,而舊存郵票的最高面值僅紋銀24分,約合洋銀33分,故首先將約5萬枚印而未用的紅印花稅票加蓋為元數面值郵票,后又將剩余的約60萬枚加蓋成分面值郵票。

 

加蓋的種類、程序和數量

 

    紅印花加蓋暫作郵票的面值有1分、2分、4分、1元和55種,因2分、4分和1元各有大、小兩種加蓋字體,所以應該認為共有8個品種。

 

    紅印花原票全張右上角的黑色阿拉伯數字編號,是用來統計該票印制張數的,稱為張號。印刷廠將印制完的每500全張捆成一包(北京郵票廠至今還沿用這種方法)65萬枚紅印花票,合6500全張,計13包。根據不完全統計,至今已發現109個張號。小字當一元、當五元和小字43種加蓋票,因加蓋數量太少或留存在集郵家手中也不多,至今尚未發現張號。根據已發現的張號、加蓋字模和版式的演變以及舊票的銷戳日期,我們可以確定加蓋的程序,推算出各品種的加蓋數量。

 

    如上所述,第1包用於加蓋元面值。其中小字一元最先加蓋,據傳因嫌“當壹圓”3字的字體太小,加蓋兩版每版25(5X 5),合計50枚,後即改用大字加蓋。大一元舊票中最早銷戳日期為1897111日,故當一元票為紅印花加蓋票中最先發行,應無疑問。棉嘉義在 1906年出版的《華郵紀要》書中紀錄大一元票共加蓋20845(此數可能偏少)。旅居菲律賓的僑胞黃光誠先生(注③),根據大一元票最小最大張號分別為7299,推算出大一元共加蓋297全張。筆者意為298張,這是第1包上部300全張中扣除郵局存檔1全張以及加蓋小字一元用去l全張后尚剩余之數。第l包余下的200全張用來加蓋當五元。棉嘉義記載當五元隻加蓋5000枚。我認為此數偏少,因存世十余張貼有當五元的匯票,以及從瓊州匯出的匯票編號已有300余號,從福州和鎮江匯出的匯票編號各已有200余號。黃光誠先生推測當五元加蓋200全張共20000枚,筆者深表同意。如果當五元少於此數,則第1包剩余的其它若干全張將無著落。

 

    由於海關造冊處加蓋任務太重,因此第231000全張計10萬枚交付給一家私營印刷廠加蓋2分票,因阿拉伯數字較小,故稱小二分票。小二分加蓋字模的排列方式明顯模仿萬壽、小龍小字加蓋的格式,採用“暫作洋銀X分”字樣,其實紅印花稅票已以洋銀計值,與萬壽、小龍原票以紋銀計值者不同,採用“暫作洋銀”頗有畫蛇添足之意。小二分票據已發現的最小最大張號為5401491,最早銷戳日期為1897219日,足以証明小二分票是緊接元數票加蓋的。

 

    造冊處繼將第46782000全張計20萬枚加蓋當一分,已發現的最小最大張號分別為l537192225133848

 

    大小字4分票的包號長期是個迷,后來黃光誠先生從英國台維斯遺集中獲得大分四全版25枚一件,帶2305張號,才斷定第五包500全張共5萬枚用來加蓋四分票,並假定全包上部兩全張加蓋小四分,因嫌阿拉伯數字太小,剩下的498全張都用作加蓋大四分。

 

    現已知的當一分、大四分最早銷戳日期為1897225日,晚於小二分而早於大二分。過去有人以為紅印花大四分加蓋字模排列式樣類似萬壽大字短距加蓋,故大四分加蓋發行較遲。這種看法現在應加修正。因萬壽大字長距票於18973月發行,萬壽大字短距票於18975月發行,均晚於大四分的銷戳日期。

 

    大字二分票是最后加蓋的,為第910  1112132500全張25萬枚。已知最小最大張號為40546500

 

    上述136500全張中,在集郵界已發現齒孔分別為15度和14度的兩種紅印花未加蓋原票,這可証明當時郵局至少取出兩全張存檔,其他的逐一流出。黃光誠先生據此估計紅印花票共加蓋64975全張(總數6500全張中扣除郵局存檔兩全張,小一元僅加蓋半全張)649750枚,並認為棉嘉義記載的 628085枚加蓋總數偏少。筆者認為兩數相當接近,前者是郵局交付加蓋之數,后者是印刷廠交回郵局的成品數,兩者差額應屬加蓋時損壞和加蓋錯誤剔除之數。

 

紅印花票發行量、存世量估計和最大方連

 

    紅印花加蓋票為清代國家郵局初創時期的應急產物,故使用時間不長,1897816日石印版蟠龍、鯉魚,飛雁圖郵票發行后不久,郵局即宣布於930日起停售紅印花加蓋票。除小一元、小四分兩種在發售時全部售出以及當五元票由郵局留作在匯票上使用外,其余5種在930日以后由各地郵局退回,清點銷毀。棉嘉義在書中記有的銷毀數,已與萬壽加蓋票混在一起。筆者在假定銷毀數中紅印花與萬壽加蓋票的比例與兩者加蓋總數的比例相同,估算出紅印花各種加蓋票的約數如下:

 

當一分    14萬枚

小二分    75萬枚

大四分    3萬枚

大二分    19萬枚

大一元    16萬枚(298全張中減去棉嘉義紀錄銷毀數13千餘枚)

 

此外,假定下列3種票全部發行:

 

    小一元    50

    當五元    2萬枚(郵局售出者甚少,絕大部分由郵局在匯票上貼用)

    小四分    200枚。

 

    以上8種紅印花票中,小一元最為罕貴,估計發售時已為郵局中掌權的外國人分購一空。但黃光誠先生認為有10枚已在加蓋中損壞或被郵局扣留,實際發行數僅 40枚。黃光誠先生經過多年的調查研究,確定小一元存世僅30枚。經過80余年的流傳,現有四方連、橫雙連各土件,和10個單枚在我國集郵家手中,此外國家郵集中尚有新、舊各1個單枚。

 

    大一元票據筆者估計存世數約3千枚。已故集郵家陳復祥原有的1件十方連新票(2X5),為存世新票的最大方連,可惜已在50年代末期分拆成六方連和四方連各一。六方連現由夏衍同志收藏。另一個六方連保存在美國斯塔的遺集中。新票四方連估計約有20件左右。舊票最大方連為橫十方連和橫六方連,均在吳樂園郵集中。大一元四方連舊票比新的罕少。

 

    當五元票雖發行有2萬枚,但絕大部分在匯票上貼用,又因其面值太高,為集郵家購買的極少,估計存世僅幾百枚。已故集郵家鄭汝純曾有五方連新票1(四方連帶右上角1),可惜當時不了解這是世界孤品,未曾拍攝照片,此件絕世罕品不幸在抗日戰爭期間毀於貴陽轟炸中。此外周今覺曾藏有由兩個橫雙連復組成的橫四連一件。1981年我國台灣省郵展中展出復組四方連一件。當五元票作為郵資使用的不多,現在所見連信封和連紙片的舊票是集郵家實寄或請求銷印的。筆者所知較早的銷戳日期為18971014日,黃光誠先生記錄有189778日的銷戳。

 

    小二分票存世量約2萬余枚。它的加蓋版式與其它7種不同,系201版,(10X 2)全張加蓋5次而成,先加蓋后撕開,絕大部分已撕成25(5 X 5)的郵局全張,少數也有20枚全版的。但相傳周今覺父子獲得100枚全張,是至今仍完整保存的僅帶有張號650966的新票兩全張。請求銷印的舊票全張僅有帶603張號一張,見吳樂園1972815日紅印花專集藏品目錄附圖,但從圖上觀察似已裂成(2X10)5個重行粘合的直條。同書附圖另有一件舊票全張,右上角缺3枚,以帶有張號597的直3連新票補齊,原書注明全張已裂成5個用膠紙粘合的直條。19833月出版的吳樂園《紅印花加蓋郵票專集》附圖中另有帶張號618的舊票全張,但全張已裂為左右兩個重新粘合的半張,且自左至右第5直行的自上至下第89兩枚缺失,另以直雙連舊票補入。按以上3件舊票全張蓋銷英文上海海關日戳,日期都是1897224日,全張上郵戳的位置相似,因此很可能是同一個人請求蓋銷的。陳復祥遺集中有全張左方 74枚大方連,銷英文上海海關1897219日郵戳,屬小二分票最早銷戳日期,右上角補以(3X 2)六方連新票,形成八十方連。此外,有拆開后重新粘合的(8X10)八十方連舊票,新票則有(10X7)七十方連和(6X10)六十方連各一件。

 

    小四分票歷來傳說僅印出兩全張200枚,由於面值低,估計已全數售出,而且大部分尚保存在集郵家手中,存世最大的方連為費拉爾郵集中流出的六個連新票,以后由豪克(Paul Hock)收藏,其郵集由英國勞勃森·羅公司(Robsom  Loweltd)19831019日在瑞典蘇黎世拍買。此外四方連新票存世約有十余個。吳樂園郵集中有橫三連及橫雙連復組成的橫五連小四分復蓋新票1件。國內有四方連新票兩件,1件在國家郵集內,另一件由夏衍同志保存。

 

    大四分票存世約1萬枚,最大方連為全版25枚,張文光同志從陳復祥遺集中獲得l版。

 

    當一分票存世估計尚有數萬枚,通常所見最大方連為全版25枚,新舊均有。據說英國摩雷(SEMurray)祖傳郵集中曾發現帶張號18822998的全張上半部五十方連兩件,但筆者尚未見有照片披露。

 

    過去一直認為紅印花原票存世比小一元少,但近年逐有發現,總數已達38枚。赫德曾獲得帶右邊紙的(2 X 4)八方連,現已拆成一個四方連和四個單枚。棉嘉義獲得兩個單枚,曾以一枚實寄。現國家郵集中有橫四連一件,日本水原明窗有帶上邊紙的四方連一件。